139-0543-0991
联 系

因“捉奸”而侵入他人临时居住的房屋应否入罪?

发表时间:2019-08-28 15:16

案情简介

2013年8月22日,李某怀疑其妻宋某与邓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得知宋某与邓某在孙某的别墅(该别墅开发商已作精装修,孙某因外出,交由邓某负责管理和使用)后,遂纠集亲戚朋友曾某等人共同前往该别墅“抓奸”,并嘱咐注意收集“奸情”证据。曾某等人到达别墅后,由曾某持木棍将该别墅侧面玻璃门敲碎后非法进入该别墅,强行闯入该别墅二楼卧室,找到在该卧室内的宋某与邓某,不让宋某与邓某穿衣服,还强行剪下宋某的头发,并用摄像机进行拍摄。几分钟后,李某进入该卧室,对宋某和邓某实施了打骂行为。经鉴定,该别墅财物损失为950元,宋某、邓某伤情为轻微伤。

分歧意见

该案中,对于李某等人以“捉奸”为由侵入他人住宅是否构成犯罪,存在以下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某系因怀疑妻子有外遇,通知亲戚朋友曾某等人到案发别墅“捉奸”,本人及亲友情急之中为抓现场才破门入室,李某等人侵入他人住宅,是基于维护自身权益而侵入的,情有可原,有违法阻却事由,故该案不应上升到刑事法律层面来调整。

第二种意见认为,案发时别墅所有人孙某以及居住人员邓某、宋某均未在此长期居住,该别墅仅为邓某、宋某的临时性居住场所,因此,该案没有对房屋所有人或其他人的住宅权产生实质损害,不能认定该别墅就是非法侵入住宅中的“住宅”,故李某、曾某等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案发别墅应认定为非法侵入住宅犯罪中的“住宅”,李某、曾某等人的行为侵犯了所有人孙某、居住人邓某等人的住宅权。该案为了“捉奸”而侵入他人住宅,虽“情有可原”,但还是触犯了刑法,综合情节、后果来评价,李某、曾某等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该案中李某、曾某等人的行为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理由如下:

一、非所有人临时居住的房屋也为刑法意义上的“住宅”

我国刑法和其他法律没有对住宅进行定义。住宅,据《辞海》解释为居住的房屋。与此相关,我国刑事法律在盗窃、抢夺罪中有“户”的概念,2000年11月28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户”是指人们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包括封闭的院落、牧民的帐篷、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2005年6月8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户”是指住所,其特征表现为供他人生产经营、家庭生活和与外界相对隔离两个方面,前者为功能特征,后者为场所特征。一般情况下,集体宿舍、旅店宾馆、临时搭建工棚等不应认定为“户”,但在特定情况下,如果确实具有上述两个特征的,也可以认定为“户”。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应结合“住宅”的文字解释以及司法解释中对“户”的定义,准确理解“住宅”的内涵和外延。

该案中涉案别墅为精装修,开发商已交房,可供人居住,房门已上锁,外人不得随意进出,与周围空间已相对隔离,具备了“宅”的形式和功能;该别墅所有权人孙某同意邓某在该别墅居住,孙某、邓某等人在该别墅也居住过,有“住”的行为。笔者认为,“住宅”可从“住”“宅”两字理解,“住”即居住,“宅”即房屋,“住宅”即供居住的房屋,而居住的目的、居住的长短、居住者是否为所有者均不影响“住宅”的定义。综上,该案中涉案的别墅系刑法意义上的住宅。

二、住宅权亦应适用于居住人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侵入住宅罪的犯罪对象是住宅,但刑法所保护的不是住宅本身,而是住宅权。但什么是住宅权,我国刑法和其他法律没有明确定义,学术界也争议较大。笔者认为,“住宅权”应包括居住人对住宅的财产性权利,即对住宅的占有、使用、支配、处置等,还应包括居住人的人身性权利,如隐私权,即在住宅的私生活不受他人、外界知晓、干扰;安宁权,在住宅的日常生活不受他人、外界的打扰、破坏;安全权,居民在住宅中人身、财产不受侵犯、损害,当受到侵犯时有自力或寻求外界救济的权利。因此,住宅权不仅仅为所有权人所享有,合法的居住人也享有。

该案中,邓某经该住宅的所有权人孙某的许可而居住于案发别墅,李某和曾某等人的行为无疑损害了所有者孙某以及居住人邓某的住宅权。

三、“捉奸”不是违法阻却事由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间有忠诚的义务。但法律没有进一步规定忠诚义务必然包括性的专属权。实务中,对婚外恋和婚外性行为多以道德调整为主。而住宅权,如前所述,我国宪法、刑法等法律明确予以保护,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系法律明确禁止的。那么,哪些情形可以成为非法侵入住宅罪的违法阻却事由?笔者认为,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形:一是法律授权行为。例如,司法人员持合法手续进入他人住宅依法履行搜查违禁品、拘捕嫌疑人等职务行为。二是经权利人允许的行为。例如,经居住人明示或者暗示同意进入住宅的行为。三是紧急避险或正当防卫。紧急避险即行为人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损害另一较小或者同等法益的行为。此外,法律还规定有正当防卫,指为了保护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或者可能造成损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

具体到该案,“捉奸”,字面意思为找到奸情,即夫妻一方找到配偶不忠于婚姻的事实和证据。李某为了收集奸情证据,即为了捉奸在床,而闯入他人别墅。如前所述,法律未明确规定夫妻间有性的专属权,婚姻法规定的夫妻间忠诚义务与宪法、刑法等法律明确予以保护的住宅权,两者相比较,后者的法益更需要保护,故“捉奸”不属于紧急避险事由。法律没有赋予夫妻间维护性的专属权的救济手段,故“捉奸”也不是法律授权行为。由此侵入住宅,不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防卫,故也不属于正当防卫事由。因此,李某、曾某等人为了“捉奸”未经许可而侵入住宅,虽“情有可原”,但还是触犯了刑法的相关规定,并不属于非法侵入住宅犯罪的违法阻却事由。

四、是否入罪应当依照侵入行为本身的性质予以认定

我国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均有对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行为的规定。那么,判断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是由刑法还是由治安管理处罚法规范调整,应该依据侵入情节的性质以及所引发的后果予以评定,并不都应由刑事法律来规范调整。

该案中,李某、曾某等人采取暴力破门的手段,多人同时侵入涉案别墅,且侵入后对居住人有控制自由和伤害的行为,已对住宅所有人,特别是居住人的住宅安宁权等权益造成严重损害。该情节比采取平和非暴力手段侵入,侵入后伤害后果不明显的情形;或者进入住宅不按所有人、居住人要求退出等情形的性质要严重得多,应当适用刑法予以规范。

综上,笔者认为,该案中应当对李某、曾某等人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作出入罪评价,即李某、曾某等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大品牌
省心安心
一站式服务
上门即可获得贷款
法律文书
2万法律文书服务
咨询范围
覆盖全国24个城市